?
北京“一号改革”揭开城市精细化治理新篇章(下)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8-21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胡同群里的一处小院落,今年两度迎来了北京市委书记蔡奇。他是以一名普通党员的身份回到自己的社区报到,参与社区的大扫除行动。

  2018年,北京市有71.7万名在职党员回到居住地,向社区党组织报到,利用休息时间参与社区治理,服务群众。

  不少回社区报到的在职党员都有一个共同感受,过去出了单位,就找不到自己作为党员的价值。现在以党员身份向社区党组织报到,8小时以外,依然有党员的责任与担当。

  在职党员向社区报到,法人党组织向属地街乡报到,是今年北京市推行党建引领“街乡吹哨,部门报到”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。北京市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,此举旨在以街道社区为核心,有机联结单位、行业及各领域党组织,实现组织共建、资源共享、机制衔接、功能优化,让城市基层党建真正落地,并探索出特大城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的北京经验。

  作为首都,北京市在基层治理时面临一些独特难题,驻地主体多元、隶属各异,虽然行政力量充足,但统筹协调难,基层权力运行存在碎片化现象。在破解超大城市精细化治理难题时,北京市把城市基层党建当做一根红绳,串起了党组织、党员和群众,共同形成社会治理的合力。

  大学老师张颖在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社区的龙泽园住了近20年,过去家门一关,周围邻居形同陌路。可过去这一年,随着加入小区的党员微信群,出门碰见的熟人多了。张颖和邻居熟络起来,是因为大家都以党员的身份多次参加了社区的义务活动。

  几乎每个周末,社区都有党员大扫除的劳动,不同领域的党员还发挥各自的优势,为社区治理和服务邻里贡献智慧。

  假期里,张颖老师请了自己的学生到小区给孩子们讲科普课,既满足了大学生从事志愿服务的需求,又满足了社区孩子们对科学世界的好奇。张颖也是其他党员提供志愿服务的受益者,社区里有的党员是书法大家,利用周末带着街坊四邻挥毫泼墨;有的党员是海外归来的声乐大师,给小区打造了一个小合唱队。

 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,有一个已有5年历史的志愿者组织“石景山老街坊”,志愿者参与社区议事和各类帮扶活动。今年,大批在职党员向石景山的100多个社区报到,成为“老街坊”的新生力量,扮演着社区宣传员、调解员、应急员、监督员等角色,让社区的共治、精治更有活力。

  来报到的在职党员根据自身特长和意愿,每人认领1~2个服务岗位、参加1~2支志愿队伍,每年至少参加4次集中活动。参加集中活动时,在职党员全部佩戴“老街坊”红袖标。

  这些党员不仅嵌入社区现有的志愿者队伍中开展各种公益行动,社区还会针对在职党员的特点,专门设计新的服务项目。有的检察官党员跟社区老党员共同编排预防金融诈骗的情景剧,在社区广泛宣传;八角街道一些老旧小区的在职党员带头开展“扮靓我家阳台”活动,提升社区绿化美化水平。

  除了党员以个人身份向社区报到外,北京市还有9175个法人单位党组织向属地街乡报到。石景山区广宁街道高井路社区就吹起了“集合哨”,邀请冬奥组委机关党委向社区报到,实现社区与属地内法人单位党组织的资源整合。

  北京市冬奥组委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王风介绍说,冬奥组委机关党委向广宁街道报到后就作出承诺,将大力支持广宁街道所辖社区率先建成冬奥文化特色社区,积极向群众宣讲奥运文化和冬奥知识,推动奥运精神、冰雪文化走进社区。

  与冬奥组委作邻居的石景山区电厂路小学过去只是一所普通学校,如今在冬奥氛围的熏陶下,已成为一所主打冬奥运动的特色学校,学校的旱地冰壶队、旱地冰球队数次在全市比赛中拔得头筹。

  北京市的“吹哨报到”制度“吹来”了在职党员和属地内的法人单位党组织,为城市基层党建、精细化共治添砖加瓦。而在另一个层面,街道乡镇的党(工)委也在“强身健体”、优化职责,更好地专注于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重点,进一步成为统筹区域治理、联结各方、协调指挥的“轴心”。

  北京市西城区是国字头部门密集分布的地区,有600多家中央部门及其所属单位,过去资源分散,难以形成服务属地百姓的合力。今年,西城区专门成立了党建协调委员会,在加强社区党建、单位党建、行业党建横向联动方面发力,推动实现社区内事务共商、平台共建、资源共享。

  西城区胡同交错,停车是胡同百姓的“头号难题”。但今年不少胡同的老百姓都收到街道的通知,胡同外的街道两侧,或是大商场的停车场,甚至是一些政府部门的停车场都开放了。办理相关续后,百姓可以不用再在胡同转圈找车位了,也不用私装地锁占车位了。

  这个变化背后,是西城区实施的属地单位“资源清单”与社区百姓“需求清单”对接成“项目清单”的机制。利用这个“三单”机制,党建协调委员会引导驻区单位资源和社区精准对接,实现多个驻区单位的停车服务资源向群众开放。比如,在“寸土寸金”的西长安街地区,单位免费借用土地给街道改造成便民停车场,为当地老百姓增加了673个车位。

  史峰是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主任,今年是他在这个岗位任职的第三年。作为基层部门负责人,他发现今年市里、区里对自己考核的职责内容变了。过去街道需要承担的招商引资、协税保税任务已完全取消,责任主要集中在党群工作、平安建设、城市管理、社区建设、民生保障、综合保障6个板块,抓党建和保民生成为主责主业。

 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介绍说,北京市还开展了社区减负专项行动,梳理任务清单,依法取消了市级部门下派社区的工作事项150项、评比达标和示范创建项目31项,目的就是让最基层的机构专心围着百姓转。

  与之相适应的是,一方面充实基层机构的干部力量,让机关干部真正下沉到一线,面对面了解百姓需求;另一方面是在基层干部考核方面,以人民是否满意为主导。

  2018年,北京市西城区在机构改革中坚持编制向下走,为全区街道增加了212名科级领导,让大量的干部走进街巷,俯下身子耐心倾听百姓需求。对干部的考核也在探索第三方评估、大数据调查等模式,做到部门、街乡和社区“答卷”,百姓“阅卷”。

  在很多小区,业主与物业公司是一对很难调和的矛盾。业主抱怨物业公司的服务偷工减料,而物业公司不满物业费收缴率太低,亏本运行怎么可能提高服务品质。尤其在一些老旧小区,有的前期基础建设不到位,使得业主与物业之间矛盾更尖锐。北京市超大社区回龙观的华龙苑北里社区就是如此,单靠业委会很难解决业主的不满。

  针对难以调和的矛盾,华龙苑北里社区党支部创新建立了“党建引领、五方共建”的社区治理工作机制,社区党组织作为总指挥,协调居委会、业委会、物业和社会组织坐在一起,为社区百姓的烦心事谋求解决方案。

  经过对小区居民烦心事的调查,门禁老化导致的安全隐患是居民的“第一烦恼”,可要统一换门禁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“钱由谁出”成为问题解决的瓶颈。社区党组织启动五方座谈会,经过几轮磋商,物业公司同意将车位租赁费、广告租赁费等公共收益用于购置新的门禁系统。在这个过程中,以往业主与物业间的相互不满也有所化解。

  而“五方共治”模式也成为昌平区解决回龙观、天通苑等超大型社区矛盾的一种新机制。

  北京市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,在破解超大城市精细化治理难题时,城市基层党组织要成为大合唱的总指挥,把群团、社会组织等各方联动起来,延长党组织工作的手臂,实现资源整合、协同服务,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。

  在西城区广安门内的核桃园社区,有一座3层小楼。一楼是老年人的活动室,可以打牌、唱歌、做手工,还可以吃午饭;二楼是0~3岁幼儿的活动区,可以上早教课、做健康检查;三楼则是老兵之家。

  不管是来参加文娱活动的老人,还是带孩子来上早教课的家长,可能都说不清楚为他们服务的到底是谁,因为在这座小楼里提供服务的机构太多元。为老人们提供低价优质午餐的是老牌餐馆东兴楼,中午来参加志愿服务的是周边单位的党员,给小朋友上早教课的又是一家市场化的早教机构。但他们都清楚的是,这个楼的每一层都挂着中国的党旗和党徽,为他们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也佩戴着党徽。

  这也是广安门内街道探索的新模式,由街道工委引领,集合社区内的多方力量,共同解决社区居民最牵挂的“一老一小”问题。

  过去这一年,北京市已有一半的街道乡镇都试点了党建引领“街乡吹哨,部门报到”的改革,有成效的地区纷纷建立起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。未来,如何实现超大城市的精细化共治还在继续探索中。

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: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:.cn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


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markaymim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