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锤子科技“前员工”们离职再创业罗永浩麾下为何都爱上了电子烟?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6-09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近日,TF-BOYS组合成员王源,与贾乃亮、杨超越等人一起聚餐时频频吸烟的消息,迅速刷爆了社交媒体。由于此行为违反了北京市控烟条例,事件曝出后,王源公开道歉,称“感到十分抱歉和愧疚,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,我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并接受处罚。”

  在控烟大趋势愈打愈严的当下,电子烟这一新兴事物,却如同雨后春笋纷至沓来。近期,由锤子科技前“001号员工”朱萧木创业成立的FLOW福禄电子烟,宣布完成由经纬中国领投、壹叁资本、Jager Capital跟投的天使及PreA等两轮融资,累计金额达到千万美金。

  而另一方面,前锤子科技总裁彭锦州离职后创业项目——小野电子烟,则不仅得到了锤子科技CEO罗永浩的亲自打call,其设计与宣传文案都同样有着浓浓的锤子科技风格,仿如就是出自锤子科技之手。

  锤子科技——这一虽小众、却颇有声量的手机厂商,随着资金断裂传言、成都分公司解散、字节跳动收购等一系列事件后,曾经罗永浩麾下的高管们,如今怎就一股脑投入了电子烟行业?

 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数字显示,2018年全球约有11亿人有抽烟的习惯,其中中国烟民就超过3亿,每年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的人数超过百万。

  这其中,有相当一部分人,十分清楚或了解吸烟对人体健康的危害。但对于吸烟早已成瘾或是当作一种社交方式的人来说,想要戒烟,不仅需要强大的意志力,还容易受周围人营销而复吸。所以,与其戒烟,不如退而求其次,寻求既不戒烟,又能够减轻危害的产品。

  因此,电子烟应运而生,对于电子烟这一新生事物,烟民对其了解尚浅,至于有何危害更是概念模糊。而众多入局的互联网创业者,在营销话术上,或是强调电子烟可以辅助戒烟,或是强调电子烟比传统香烟危害更低,不仅如此,电子烟还能提供多种口味供选择。

  而另一方面,国家对于禁烟的管理愈发严格。2010年5月1日,北京市正式实施《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范围若干规定》,并于2011年3月扩烟范围。2014年11月24日卫生计生委起草的《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(送审稿)》,并公开征求意见。这是我国首次拟制定行政法规在全国范围全面控烟,要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止吸烟。

  然而,目前禁烟令主要针对的是点燃烟草制品的管控,对于电子烟的管理,目前仅有深圳、杭州等少数成熟将其纳入禁烟范围,而其他城市对于电子烟的管理还处于空白。

  于是乎,电子烟一方面不需要燃烧、另一方面形态五花八门的形态,在使用时又较为隐蔽,成为了禁烟管控的“擦边球”产品。

  据统计,自2015年一直到2018年,电子烟行业的新增企业数量有一千多家;2019年仅仅过去了三个月,也新增了248家。

  想要快速的推出一款产品,那么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找到某个代工厂,将现成的ODM产品组装,再根据各家的设计,打上自己Logo,就是一款成熟的产品。而电子烟这一行业,准入门槛相对较低,成为了不少互联网创业者的首选。

  在中国电子产品贸易极为繁荣的深圳,早已形成产业链,“闷声发大财”很多年,有些代工床会将订单拆分给各个零配件的供应商,自己只负责最后的组装。

  只要你认识所谓的“业内人士”,并提出你的需求,就会有人带你联系相关能力生产的厂家,从核心的雾化器、到电子元件、再到外形与包装,每个厂家都会提供多种不同的方案。创业者甚至完全不需要懂产品,只要付得起代工费,一款印有你公司Logo的电子烟产品就可以出厂了。

  对于市面上最常见的雾化电子烟(业内俗称“小烟”), 原理很简单,就是简单的零部件,将烟油雾化蒸发。一支小烟的成本通常仅有几元至几十元,但在市场上,最便宜的一次性小烟也要几十元,高级一些的可以卖到几百上千元。而一瓶成本2-3元的烟油,也能卖到几十上百,“内部人士”还信誓旦旦地告诉记者“卖得太便宜,人家(消费者)觉得品质不好,反而不敢买”。

  对于这些代工厂来说,虽然名不见经传,但为那些互联网创业者生产产品,钱就赚到手了。至于那些人怎样营销、卖得好不好,那些骂声,都是创业者扛着。

  老罗的团队亦是如此,由于营销经费的限制,由创始人老罗与众核心负责人都亲自披挂上阵,成为品牌的代言人。尤其是坚果Pro发布后,几乎所有核心人员都被老罗拉上直播,被打造成了网红。

  而朱萧木作为UX负责人,甚至多次在锤子科技产品发布的演示环节登台,彭锦州是华为荣耀兴盛的重要功臣,在锤子科技与成都政府洽谈融资项目时曾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这些业内的流量明星们,通过自带的流量效应,作为带动销量的的阵地,在各个社交渠道中进行推广。而昔日那些被老罗情怀吸引形成的“锤友群”,如今成为了一个个推销电子烟的社群,每当有人通过群主链接购买电子烟,群主都可以抽得一笔可观的佣金。

  只是那些80、90后的社交媒体主力军们,却每天被电子烟耳濡目染,面临着成为“新时代吸烟者”风险。

  今年的央视3.15晚会上,电子烟被“怒批”:一部分烟液尼古丁标注并不规范(产品通常是代工厂ODM,卖家并无掌控力)。同时,电子烟烟雾中检测出的大量丙二醇和甘油,在家热衷也会释放甲醛等有害物质,危害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健康,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。

  面对3.15点名批评,各大电商平台当晚便将电子眼产品纷纷下架,但是第二天,电子烟重新又出现在了平台的货架上。而朱萧木更是在3月25日,望京SOHO市集摆摊公开发烟。

  禁止利用其他商品或者服务的广告、公益广告,宣传烟草制品名称、商标、包装、装潢以及类似内容。

  当新时代的电子烟,开始走进新时代的互联网营销,那么新时代的广告管控还会远吗?而通过网红带动销量的电子烟营销,既是打烟草与电子产品间擦边球,也是管控到来前的夺路狂奔。小鱼儿心水论坛


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markaymim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